清澗寺。 [资料]《清涧寺系列》广播剧第六部 游佐浩二访谈

清澗寺CD「夜ごと蜜は滴りて」入手 @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:: 痞客邦 ::

清澗寺

途中,枯枝鉤破了制服,但國貴絲毫不在意,眼前最重要的是那支竹蜻蜓。 那張線條精悍的側臉、意志堅強的雙眸,以及充滿男子氣概的模樣。 「我回來了。 然而,他卻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。 「哦……你回來啦,國貴。 」 身穿價格普通卻剪裁得宜的三件式西裝的青年——深澤直巳,朝和貴輕輕頷首打招呼。

次の

[资料]《清涧寺系列》广播剧第六部 游佐浩二访谈

清澗寺

真的很對不起! ——不行! 罪孽深重的夜晚(この罪深き夜に)• 」 「從沒女人對你做過這種事吧?」 和貴深知征服男人的訣竅。 」 女傭隨即替國貴送上雞湯。 」 「你認為我不適合當軍人? 」 「什麼夜遊啊,真難聽! 「——國貴少爺,我送您回家吧? 」 國貴猶如質問地說著,言語間透露出異於平常的焦急。 「就算是開玩笑,也不可以說那種話。 「果然,你不想跟我同桌吃飯?」 稍微瞥見深澤真正的心意後,和貴揶揄地說。

次の

[资料]《清涧寺系列》广播剧第六部 游佐浩二访谈

清澗寺

」 「國貴少爺! 」 國貴睜大閃亮的雙眼望向遼一郎,並笑著說: 「真希望能不用去上學,一直跟在你身邊。 對和貴來說,客套的用語能為自己與他人間拉開一條防線。 你明明是高嶺之花,社交界每個人莫不爭破頭想得到你的青睞。 」 或許沒發現和貴話中的諷刺,深澤老實說出自己的想法。 」 他反射性地叫出那令人極度懷念的名字。

次の

» 熱烈慶祝清澗寺系列第一部完結,強烈要求出冬貴爸爸的全殺…蝶滿園

清澗寺

怎麼辦? 「你怎能說出如此冷淡的話! 他們緊咬住『區區一個傭人竟敢害尊貴的少爺受傷』不准國貴再見遼一郎。 「——真是不可思議。 「烈酒傷身哪。 」 「過去的事就過去了。 」 看到父親從房內走出來,國貴不禁心頭一緊。 媚惑的苦澀夜晚(せつなさは夜の媚薬)• 他似乎聽到父親難過的呻吟隨風飄了過來。

次の

» 熱烈慶祝清澗寺系列第一部完結,強烈要求出冬貴爸爸的全殺…蝶滿園

清澗寺

「聽說之前叫京都燒。 國貴立刻噤口,視線垂落地面。 」 「嗯,我先弄完這個。 僅僅如此,已足夠彌補國貴這十多年來的等待與煎熬。 「要是讓人知道我帶你回家,你那群擁護者會怎麼想? 「如果必要,我會靠自己的雙手得到想要的一切,別人給的並沒有意義。

次の

和泉桂

清澗寺

」 不想再繼續那煩人話題的國貴,將話鋒轉到最小的妹妹身上,卻見道貴為難似的搖搖頭。 展露在面前的,是一張超乎他想像的端正臉孔。 就國貴所知,上了他床的男人早已不計其數。 對在現實這片泥沼打滾的人而言,根本沒有半點意義。 「是你啊。

次の

清澗寺CD「夜ごと蜜は滴りて」入手 @ Life is hard だからhappy :: 痞客邦 ::

清澗寺

「我只是想以冬貴朋友的立場給你些建議,難道不行嗎? 我很後悔去年Christmas的時候為何手頭沒錢以致於錯過特價時段?那時候HMV特價超便宜的..... 」 「很抱歉,我是不會輕易讓給你的。 」 恐怕不止於此吧。 我問你,有沒有看到一個男人從這裡逃走? 國貴輕歎了一口氣,拿起桌上的雜誌翻閱。 快進房內吧。 要不是有他在,這個家老早就完了。 「我並沒有看到什麼。

次の